第八百二十二章 盒饭

作者:感觉挺冷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科尼利厄斯的双眼被老年龟兽人捂住,露娜无法再看到房间内的景象,但却能通过科尼利厄斯的鼻子,嗅到房间里浓烈的血腥气,也能通过科尼利厄斯的耳朵听到狮王与手下的交谈。

        他们在讨论那鱼卵,听起来,狮王是想吃了那鱼卵的,但是却被手下给劝住了,择选了一名奴隶来试吃。

        之后露娜便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有肢体的抹擦声,也有利器出鞘的声音,夹杂在咀嚼声中,然后就是一阵沉长的静默。

        在漂浮着浓重血腥味儿的屋子里,这样只剩下咀嚼声缭绕的环境,让露娜的胸口好似压着了什么般的憋闷。

        好在这静默的时间虽然难熬,却并不太长,随着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腐败海鲜特有的恶臭也钻入了科尼利厄斯的鼻腔,竟是压下了屋内的血腥之气。

        这个味道对于科尼利厄斯来说或许是陌生的,但是对于露娜来说,却是带着那么点儿熟悉的,嗯,比当年她烧掉那条惹祸的鲛绡睡裙时少了一点儿焦糊味道,有多了点血腥。

        只是露娜无法分辨的是,这血腥的来源到底是什么。

        在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过后,房间里再次归于了宁静。

        老年龟兽人也慢慢的放下了手,此时的水池已经彻底的被血水染红,一块还粘连着血肉的毛皮,以及一些挂着肉丝的骨头被丢在了池边。

        门口有一道格外扎眼的黑色托痕,正是那久久无法散去的恶臭的来源。

        科尼利厄斯缓缓的转头看向了老年龟兽人,入目的却是老人死寂般的面容,没有了他熟悉的慈蔼,也没有了初见狮王三人时的漠然,什么都没有。

        而露娜却觉得那老年龟兽人似乎一下子就变得苍老了很多,不再矍铄,就连眼中的光都消失了,仿若行将就木一般。

        之后又有奴隶来打扫,又有人来给人鱼换水,科尼利厄斯也重新开始往新换的水里加入搀了盐粒的药粉。

        只房间里的恶臭却久久挥之不散。

        狮王没有再来过,虽然珍贵的药材依旧源源不断的被送来,但他却是再不曾来过了。

        日子一天天的重复着,老年龟兽人的话越来越少,他不再给科尼利厄斯讲述那些古老的故事,也不再理会人鱼,却又如同一座老朽的钟摆般,每日定时定点定量的调弄药材。

        露娜亲眼看着那个老人的眼睛在这日复一日中,越来越浑浊。

        最初察觉到老人异样的科尼利厄斯哭过求过,一遍遍的重复着对不起,然,老人却每每只会对着他流露出一点怜惜的目光,也只有这短暂的怜惜,还能让老人的目光稍稍曾亮些许。

        可很快,连这最后的一点怜惜,也渐渐被这日复一日的犹如死水般的生活消弭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麻木。

        科尼利厄斯再次开始用睡觉来麻痹自己。

        直至某一日,科尼利厄斯从睡梦中醒来,房间里却并没有传来老年龟兽人那拖沓且迟缓的脚步声。

        他怔愣了片刻,才用上了他平生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查看祖父的情况,然,等着他的,却只有那已经僵化了的巨大乌龟。

        科尼利厄斯在已经死去的巨大的乌龟身边,一连呆坐了好多天,具体多久露娜并不清楚。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或许是老年龟兽人尸体上开始散发出的恶臭,让人鱼再无法忍受,又或许是人鱼得不到药物,身上的溃烂再次开始扩散。

        总之,她听到了天籁般的歌声——人鱼的歌声。

        那歌声很难用语言去形容,并不是所谓的空灵,它带着一股似乎天然能抚慰所有伤痛的力量。

        在歌声中,大量的回忆涌现出来,有露娜自己两世的记忆,也有科尼利厄斯从出生到如今的,她明知道这样不妥,可却贪恋着那些她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了的面容。

        “主人!”冰冷的机械音忽然炸响在了脑海之中。

        露娜猛的睁开了双目,入目的依旧是一片暗紫的荧光,她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手脚,原本锁在她四肢上的藤蔓,瞬间退去。

        “噗通”一声,露娜四肢发软的扑跪在了操作台前,在短暂的怔忡过后,脑海中便传来了针扎般的刺痛。

        露娜倒抽一口凉气,跌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蜷缩抱头,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走马灯般的流泻而过。

        再次找回知觉是阿尔法毫不温柔的正在给她下灌治疗药剂的时候,这一次露娜乖乖喝了,等周身的虚弱退去,她才缓缓的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露娜抱膝坐在地上,盯着地面出神问道。

        “那乌龟用主人的话说,算是死了吧……”阿尔法略带几分犹豫的答道。

        “什么时候?”露娜闻言一怔,随即又意识到了阿尔法话中的歧义,“什么叫算是死了?”

        阿尔法这货虽然没事竟说些大实话来打击露娜,但露娜却是明白,对于一个智能系统来说,它说出的话,全都是准确的,然而如今,阿尔法却给出了露娜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实在是让露娜惊讶了。

        “就在主人从操控台上掉下来之前。您自己看吧!”阿尔法话落,两道光幕闪现在了露娜面前。

        其中一道上出现的是那间关押着科尼利厄斯的房间,里面巨大的乌龟四肢摊开,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脑袋的位置已经有如焦炭一般。

        另一幅画面,却是让露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画面中显现出来的,居然是那片湿地和那栋小小的茅草屋。

        此时,茅草屋的门口,一大一小两个背着龟壳的家伙靠坐在一起,大的正在给小的讲述着古老的故事。

        “这是怎么回事?”

        露娜盯着那画面,揉了揉眼,再盯,画面依旧是那样的祥和美好,露娜却是猛的僵住了,一股深寒自心底蔓延开来,不等阿尔法开声,便冷声问道,

        “你确定没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么?”

        “前主人在那乌龟的记忆里留下了编码,这个真不是我不想告诉主人,而是在我连通那乌龟的记忆前,我也不知道啊!”阿尔法的声音里透出了一点儿委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