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夫妻俩

作者:感觉挺冷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楼上的小夫妻俩欢欢喜喜憧憬着未来,楼下却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杰奎琳从来就不是个脾气和软的雌性。

        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巴里的爹越来越不靠谱,蠢到制造的烂摊子都让人不忍直视之后,干脆利落的与他离婚,然后包袱款款的带着儿子跑王城艰难度日,再一路挣扎到没几乎没人敢轻易招惹的如今了。

        要知道贵族的婚姻虽然幸福美满的几率虽然真的小的可怜,但之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就那么凑合过了。

        为什么?

        因为牵扯太多!

        然,杰奎琳当时就这么做了,生生撕裂了两家的联姻,在无数人等着看热闹的期待之中,她却硬气的越活越好。

        虽然后来二婚的丈夫是个残疾,总会招来别人异样的目光,但谁又敢当着她的面来说,或是指着布鲁克的鼻子怼上一句什么呢?

        没有!一个都没有!

        这就足可见,西西娅女爵的手腕儿了。

        平日她是有些粗线条,脾气也爆,甚至对于很多细物不上心,但似乎所有人都忘了,一个远离封地,独自带着孩子来到王城的雌性,这一路走来的艰辛。

        也是到了杰奎琳如今的地位,才可以随性的想简单粗暴就简单粗暴的。

        “明天你就收拾收拾东西回西西娅城吧!”这是等巴里小夫妻俩离开后,静谧的餐厅中,杰奎琳说的第一句话,是看向提米说的。

        “母亲……”提米张了张嘴,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情不妙,他父亲的想法,他也知道几分,正因为知道,他心理也不好过,他不是没劝过,但布鲁克不肯听,他又没法去与母亲说,更不敢跟一向对亲爹不假辞色的大哥说。

        他怕他说了,后果就更没法收拾了,可他不说,他爹却自己说了。

        一边是亲生父亲,一边是大哥,还有一边是母亲。

        可以说,熊了二十多年的熊孩子提米,终于遭报应了,他被自家人圈在中间儿给熊了一脸。

        其实露娜若是没跑路,提米可能会悄眯眯的找露娜讨个主意,毕竟当年他跟杰克俩熊孩子在王城里到处撒欢儿的时候,露娜一直是他俩坚强的后盾来的,巴普洛夫反应早就培养出来了。

        奈何,露娜早在这些事情发生前就跑出去了,又在事发之时,回来的那叫一个寸,当然,这也不排除,布鲁克因为露娜回来了,再也不想等了的原因存在。

        “母亲!”见西西娅女爵不吭声,提米又唤了一声。

        到底是自己生自己养的,虽然提米熊是熊了些,但他又与巴里的常年不着家不同,真真是在杰奎琳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好好准备,最迟明年,我就会把爵位传给你。”杰奎琳叹息一声,抬手抚了抚幼子的面颊。

        “母亲,我真的从来没想过!”提米急的眼圈儿都红了。

        “我知道。”杰奎琳看着提米笑了笑,她还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提米这小子从小就被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哪怕巴里一直看布鲁克不顺眼,也从不曾因此对提米不好过。

        “那,母亲……”提米张了张嘴,却是有点儿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的。

        他虽然一直不算太着调,但总归是在贵族圈子里耳濡目染长大的,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爵位非同小可,并不是可以推来让去的玩意儿,且那也不是个你想说不要就不要的东西。

        爵位的存在关系着泰格全族,有它虽然不见得就不会败家,但没它,家就是败定了。

        “提米你也长大了,道理你都懂,不要任性,去吧,明天就走!”杰奎琳换换起身,拉起了提米,用力抱了抱已经是大小伙子的儿子,放开后轻推了一把。

        杰奎琳并没用多少里,提米也只是被推着不情不愿的迈开了两步,便又转回了头来,看看母亲,又看了看垂眸不语的父亲,最终还是一咬牙转身大步走出了餐厅。

        等楼上的重重的关门声响起,杰奎琳才看向了布鲁克,眸中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很平淡的问道:

        “多久了?”

        “什么?”布鲁克抬眸看向杰奎琳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杰奎琳如此模样的面对他。

        杰奎琳默了片刻,又问了一遍,“你筹划提米接替爵位的事情,多久了?”

        “从他出生。”布鲁克却是温和一笑。

        杰奎琳的眉头微微一簇,便听布鲁克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要问我与巴里之间的事情,不瞒你说,我从来都不喜欢那个小子。

        他太不懂事,明明家里外面那么多事,他却从来不知道你的艰辛。可我也可怜他,毕竟那么小就经历了那么多,要说性情上没点儿毛病,也不现实。

        不管你如今还信不信,我与他之间的事情,除了今天这一件,我对他问心无愧。”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杰奎琳轻轻摇了摇头。

        布鲁克到底对巴里如何,她很清楚,毕竟演戏谁都会,但却不可能永远演下去,年幼的巴里到底有多让人抓狂,她甚至比布鲁克认识的还深刻,布鲁克能在巴里一次次的冷嘲热讽和挑衅中一直没爆发已经是布鲁克的极限了。

        单就这一点来说,杰奎琳保证易地而处,就连她这个亲妈,都不可能比布鲁克做的更好。

        但也正是因为布鲁克的隐忍,才让她更担心,从政多年,没人比她更清楚,一个掠食者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一个隐在暗处,极具耐心的掠食者。

        可同样的,掠食者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越是耐心理智的掠食者越明白,该招惹谁不该找惹谁,若说从前,杰奎琳还担心,有朝一日她护不住巴里,巴里再不知收敛,会被布鲁克收拾的话。

        那从巴里和露娜在一起后,她就不担心了,这也是她为什么舔着脸,一次次奔走王庭,极力促成俩人婚姻的根本原因所在。

        只因她看着露娜从小长大,再清楚不过,那小公主的脾性了。

        护短,极度的护短,只要是她想护的,总能护得住的。

        看看羽国,一国王室又如何,还不是因为把主意打在了从小就对露娜格外好的塞缪尔身上,如今一团乱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