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报丧

作者:感觉挺冷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巴里的道谢,露娜安然受了,还傲娇的抬了抬下巴,惹得巴里笑得没心没肺的。

        既然说通了巴里,之后的事情露娜就不管了,毕竟比起她这个媳妇来,还是巴里这个儿子对杰奎琳和布鲁克之间的事情了解的太多。

        且不管媳妇是否让婆婆满意,儿子总归是更亲一层的存在,露娜觉得,巴里能主动凑过去劝说杰奎琳已经足够彰显她在其中花费的力气了,至于更多的,再刷搞不好就适得其反了。

        于是在回家休息了几天后,露娜就把如今气氛依旧透着诡异的西西娅女爵宅邸丢给了巴里,自己带着人回学校去见苟特了。

        时隔一冬,再次回来,露娜看着一如既往的校园和图书馆,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舒心的笑容。

        “回来了。”苟特见露娜进门,不由细细打量了她几眼,很显然,是早就从王庭收到了她回来的消息。

        “没意思,还想给您个惊喜呢!”露娜噘噘嘴。

        “我这个年纪,最怕的就是惊喜。”苟特闻言失笑摇头。

        “您什么年纪?明明就是还能迷倒一大片小雌性嘛~”露娜也不去沙发上做,而是直接绕到了苟特的书桌旁,半坐在了桌檐上。

        苟特看她这没规没矩的模样,却只是摇了摇头,问道:

        “如何?”

        “死了。”

        苟特问的简单,露娜答得也不复杂,可对上彼此的眼睛,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恍惚之色。

        “昆图斯想见见你,他应该已经意识到了。”苟特叹了口气。

        露娜倒是不意外,昆图斯会意识到她会搞死科尼利厄斯,那小乌龟虽然一根筋了些,却从来不是个傻子。

        “正好,我也有东西要给他。”露娜点点头,又接着问道,“那天敲门的是谁?”

        “巴里。”苟特说起这个乌龙,就忍不住扶额。

        “哈?他没跟我说啊!”露娜有点儿懵。

        “他好意思说?!”苟特气哼哼的翘了翘胡子。

        “肯定是您没给他好脸色。”露娜皱了皱鼻子,她到不很介意这个乌龙,毕竟若是没有这个乌龙,她也不可能知道,中央帝国还藏着一条不知是死是活的人鱼的事。

        这可是大隐患!也算是歪打正着了吧!

        不过,露娜心里哼哼一声,小样儿藏的挺深啊,若不是她问起,巴里是不是压根儿没想打算告诉她?

        “看看这个,给您的礼物。”露娜说着,向后伸手,苏西抵上了几张写满了字迹的纸。

        这是这几天天,露娜在家养膘时,闲着没事整理出来的,科尼利厄斯的祖父给科尼利厄斯讲过的部落战争的故事。

        虽然不是在三位初代开国前的全部历史,却也是至今而言,最贴近事实的反应那段部落时期历史的材料了。

        苟特飞快的看了一页,眼睛就亮了,抬头看向露娜问道:

        “还有么?”

        “还有一些,不过的慢慢整理,这个东西我也分辨不出次序,您若是有兴趣,可以送去图书馆那边,与学者们一起研究。”露娜如实说道。

        老乌龟的故事都是独立的,虽然也能通过部落之间重复出现的各种人名地名找出关联,不过这却是个需要耐心和丰富的历史知识作为底蕴,才能在反复的推敲中,整理出妥当的时间线。

        露娜虽然通学过这个世界的历史,但却不是研究这个的。

        除了被苟特掰开了揉碎了硬灌进脑子里的重要事件,从中汲取智慧和教训外,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当故事听来的,顶多也就是别人说起时候,她不会一脸懵逼,但与博古通今还是有着本质上差距的。

        苟特闻言点了点头,很珍视的还找了个夹子,把那几页纸夹了起来,才收进了抽屉里,这才起身,陪着露娜去见昆图斯。

        昆图斯依旧住在露娜安排给科尼利厄斯的院子里,苟特又通过安雅给他安排了新的仆佣,只是这小乌龟如今,却是再不如以前好动了。

        看到被侍从引入屋子里的露娜,昆图斯合上了手里的书,眼圈儿却是红了。

        露娜看着他这样,张了张嘴,却终归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抬起了手来,把早就准备好的相框,递给了昆图斯。

        看着相框中相互依偎,不听讲着同一个故事的祖孙俩,昆图斯眼中的泪水,终于滚落了下来。

        “想哭就哭吧,那到底是你祖父。”苟特叹息一声走过去,抚了抚小乌龟光溜溜的脑袋。

        这一刻昆图斯就好像被打开了开关一般,虽然他的动作依旧如镜头慢放一般,但算是真切体会过乌龟速度的露娜明白,这一下子绝对可以用,猛的扑进苟特怀里来形容了。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的道歉于事无补,但还是,对不起。”露娜也走了过去,诚恳的说道。

        虽然她并不喜欢科尼利厄斯,也对那老乌龟没存过多少敬意,但到底是她结束了科尼利厄斯的生命,于情于理,她都欠昆图斯一声道歉。

        哪怕因着科尼利厄斯打的注意和那份手稿,她注定不能让他活着。

        “祖父他,死的痛苦么?”昆图斯哭了一阵,才抽噎着慢慢转头看向了露娜问道。

        脑袋烧焦神马的,到底痛不痛苦,露娜真的不知道,不过……

        “我没让他醒来,他走的很安详。”露娜看着昆图斯那双被水洗过的眼眸说道。

        “谢谢。”昆图斯抿了抿唇,默了片刻才继续道,“若是可以,我想留在这里。”

        露娜闻言抬头与苟特对视了一眼,道:

        “好,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昆图斯闻言点了点头道:“能过几天再说么?”

        露娜和苟特闻言就不好再多留了,只出门吩咐了人照顾好昆图斯,便相携离开了,毕竟,人家祖父才被他俩合力弄死不是?

        等离了昆图斯的小院儿,苟特才把露娜拉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把人都赶了出去,定定的看向了露娜。

        露娜看着苟特这样,如何不明白,关于那藤蔓直接大变活人成变形钢的事情,自己还欠自家老师一个解释,只得耐心的耐心的给他分析起了,为什么种在土里的植物可以结出果子,为什么埋入土里的尸体会最终腐烂的只剩下骨头,一类的知识。

        等好不容易把这些在苟特的十万个为什么中,讲完,露娜嗓子都哑了,苟特却是转脸就弄了个花盆来,往里面埋了块肉,还在上面放了颗种子,摆在了办公室的窗台上。

        想到未来这间办公室内的味道,露娜嘴角直抽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