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包子母亲进化记228

作者:yzmb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詹永康看着彦秀秀就这么的给林涛给拉了出去,慌了,“妈妈,姐姐她?”

        “让你姐好好的想事情。”彦秀秀知道此刻的詹静,一定是心里各种乱,需要有人安慰一二。

        这个时候,不管彦秀秀如何的心酸,也知道只有林涛才能劝慰静静。

        让詹静好好想事情,詹永康知道是应该让詹静有个安静的环境,好好的去想事情,不能给姐姐太多的压力。

        可问题是为何林涛可以安慰詹静,这让詹永康气的不轻,小脸都是一鼓鼓的。

        “你和你姐,你觉得你会如何劝。”彦秀秀知道如果直接说詹永康去安慰人的话,就是各种鼓动詹静放弃学画,这小子绝对不会承认,不过彦秀秀觉得她菜的没有错。

        “既然不喜欢,老师又是这么过分,真的没有必要坚持。”詹永康说的那是一个干脆。

        看吧,一切都是给他猜对了,这小子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对,你的想法很对,静静提过,她对画画没有投入太多的感情。”

        “现在放弃也没事,我也不是那种强制孩子应该如何的人。”

        “可是你想过么,如果,一旦静静反悔了,觉得她还是没有办法离开画画。”

        “你想过到时候该怎么办吗?”彦秀秀直接反问詹永康。

        不是不喜欢画画吗?怎么会反悔,詹永康觉得是不是他耳朵不好使了,不然怎么就会听到说姐姐会反悔的话。

        “真的,你姐也提了,这次她出去玩,真的感受到了很多,对画画是真的喜欢上了。”

        彦秀秀不知道以前的静静对画画是如何想的,也许是想着当个画家,只要一旦成名,就真的可以赚很多钱,说不喜欢是假的,可是这份喜欢掺杂了太多别的东西,所以才会迷茫吧。

        不过没有关系,彦秀秀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这事你让小涛和你姐谈,真的没有问题。”

        如果有问题,哪才是最大的惊喜,静静再是聪明,也是没有办法算计的过林涛。

        不对,这事怎么能说算计,也是一个你情我愿。

        “我觉得小涛哥哥,应该不会想让姐姐继续学画画。”詹永康觉得林涛应该是劝詹静放弃学画。

        刚才他可是注意到林涛听到詹静要出国留学,表情那是一个不好,只是这事,真的不是他说的算的。

        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可以彻底的让詹静放弃画画,当然是各种极力劝。

        听着各种分析的詹永康,彦秀秀笑了,真的是一个孩子,竟然这么分析,也是在各种抹黑林涛。

        彦秀秀真的为林涛感到不值,在这小子上用了很多钱,结果一个转身,竟然就这么的捅人一刀,“康康啊,你今天真的不适合说你小涛哥哥的话。”

        “你想想你之前说的话,你刚才说的话。”彦秀秀笑的那是一个开心,真的是特别的开心。

        啊啊啊啊,詹永康想起今天说的有关于林涛的话,,彻底的惊呆了。

        詹永康不停的吞口水,“妈妈,我,我那个。。”

        我的个神啊,詹永康真的很想就这么的晕过去,“我,我怎么会说这话。”

        “我一向都觉得小涛哥很好。”

        “小涛哥哥,真的对我很好,特别的好。”詹永康努力说林涛是如何的好,大有一副,我压根就不会说林涛哥哥坏话的感情。

        彦秀秀听着詹永康说的话,实在是忍不住了,“对对,你是从来不会说林涛坏话的人。”

        “对啊。”詹永康知道彦秀秀是不会出卖他,把刚才那番话说给林涛听,那是长长的吐口气。

        “妈,我觉得小涛哥哥,平时还好,乐呵呵的样子,可是偶尔,我会觉得总有股压力。”

        “是不是就因为他经常下棋的关系。”詹永康觉得应该是这个原因。

        “真的,我以前总想着,怎么有人明明比小涛哥哥大,怎么会输给他。”

        “就因为他们下棋没有小涛哥哥厉害吗?”詹永康也会想为何比林涛大那么多的人,竟然会输给他,现在想来,“不光是小涛哥哥下棋厉害。”

        关于这个麽,彦秀秀还真的不知道,“我没有去看过他的比赛,我不知道。”

        “不过我想一开始应该是轻敌吧,毕竟小涛再是厉害,他也是一个小学生。”

        “在很多人眼里,小涛再厉害,也就是在孩子圈里比较厉害而已。”

        彦秀秀不知道他们是真的觉得林涛年轻,还是觉得有可能是媒体夸大其词,只是等他们发现林涛不是吹捧出来的后,就会认真起来。

        而等他们认真起来后,发现醒悟的太晚,早就已经失了先机,再是如何挣扎,也是为了不让自己输的太惨而已。

        输棋的人不开心,觉得输给一个孩子,那是各种的没有面子,特别是觉得自己输的那是一个冤枉,明明如果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就不会输给林涛。

        每个输给林涛的成年人都会这么为自己挽尊,不管其余人是如何想的,彦秀秀知道的是,林涛一定是很不服气,觉得这是在侮辱棋。

        “对林涛而言,等你落座后,不管对手是啥情况,你都应该是全力以赴,争取胜利,哪怕输了,那也是你技不如人,而不是各种的找理由。”

        “对。”詹永康对这话,觉得那是一个理所当然,“这种人真的是太可恶了。”

        “明明技不如人,非要这么说,咋的,为自己以后再输棋,找个借口,找个理由不成。”

        詹永康想起这些人的嘴脸,就是各种的讨厌,“真是不懂那些人如何想的。”

        “不成,我要和小涛哥哥说的,那些人不是说他们是轻敌,才会输给他么,那以后就更加不要客气,遇上一次,就狠狠的教育他们一通。”

        “就不信那些人还能如何蹦哒。”

        詹永康现在参加了啥计算机的培训班后,那是真的懂了很多,比如打架,真的没有必要自己动手,也没有必要从外面找人,而是直接在他们得瑟的领域,彻底的碾压他们。

        这个原理在计算机这行可以用,没有道理围棋那行就不能用。

        彦秀秀听着詹永康不停说着要如何对付这些人的办法,真的是很想笑。

        “对对,就应该用这个办法。”彦秀秀也是支持这个办法,至于对方给林涛一直逮着,不停下棋比赛,各种碾压后,对下棋丧失喜欢,不想看到棋盘的念头,那是最好的。

        可惜一般进入棋院的人,心理素质应该挺高的,不会以为这么点小挫折,而讨厌某件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