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输不了(求月票求订阅)

作者:怪诞的表哥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我和花露浓吹了个牛。”

        当秦小竺问起要怎么打败台儿庄附近的关明大军时,王笑如此说道。

        “关明有五万兵马,其中有八千精锐家丁,粮草充足。我只有两千人,还不够人家砍瓜切菜啊。”

        “那你为什么把那一万降兵送去攻徐州啊?”

        “因为他们不能打仗啊,他们本来战力就低,又刚投降过来不久,回头被冲溃了还要拖垮我。”王笑道,“送去徐州就不一样了,吓吓人还是不错的。徐州官员又不知道这些兵是哪来的,说不定就以为那是能击败多铎的精锐之师。”

        他自我总结道:“这就叫物尽其用。”

        秦小竺“哼”了一声,道:“我看你以两千人对六万人也没有很担心。”

        “我很担心的。”

        此时两人并排策马而行,王笑说着,目光落在秦小竺的小蛮靴上,裤角扎在靴子里,勾勒出细长的小腿,他一时有些走神……

        “看什么看。”秦小竺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末了又道:“打完仗再看。”

        她自己心里也觉得这一仗打了好久啊,想要问问王笑什么时候能回济南见淳宁,话到嘴边又收回去。

        “我们不应该急着去救台儿庄吗?为什么走得这么慢?”

        “我们表现得越急,台儿庄越危险。”

        “怎么说?”

        “关明就像一条狗,叫得凶、胆子却小。”王笑煞有其事道,“台儿庄是我的肉包子,掉在他面前了,我只有把他瞪住了,他才不敢动,要惊到他的话,他就要咬肉包子或者跑路,甚至咬我……嗯,狗急跳墙嘛。”

        这么一说,秦小竺看王笑的眼光又有些崇拜起来。

        “王笑……”

        “嗯?”

        “你瞪狗的样子很威风啊。”

        此时他们已行军到台儿庄北面的大张头山附近,前面又遇到一条小河,这地方就是河多,行军十分不便。

        这边正搭浮桥,探马跑回来报道:“国公,前面发现叛军的探马。”

        王笑望了望地形,沉吟道:“想埋伏我。”

        都五万人打两千人了,你还要派人埋伏我,真是毫无品德……

        ~~

        “大张头山?”

        柳岚山闭上眼,回忆着前几天自己路过那边时观望的地势。

        一座山,山的东南方向有条河,河岸有片大树林。

        “是,关将军派了四千人埋伏在树林中。等王笑兵马渡河时,突然冲出半渡而击。”下属禀报道:“刚传来的军报说,这四千人……败了。”

        柳岚山抬手捋了捋额头上的故意放下来的两束长发,愤怒又不屑地呵了一声。

        “怎么败的?”

        “我军冲出去之后,王笑佯败,又退回对岸。等我军追过去,浮桥忽然炸了,追到对岸的士卒被围歼了,剩下的都撤了回来。”

        柳岚山气极反笑,讥道:“关明的年纪比王笑了两倍不止,打过的仗却还不及王笑十一。以投机取巧上位的废物一个,也敢在人家面前用谋?班门弄斧,可笑!”

        他又问道:“今日攻城进度如何?关明可有派他的中军精锐上城头?”

        “还在攻城,但……依然是普通官兵在打,城内守军抵死相抗,我军伤亡甚众。关将军见此情景,把精锐都调到城北了,说是想防备王笑来救援。”

        柳岚山怒道:“他怕了,他怕精锐损失太多,被王笑趁机击败。但就这样撤了他又不甘心,眼看王笑只带了两千人来,他想着万一能除掉王笑,那他便可独吞山东。

        一边是攻城战打两千人,一边是野战打两千人。他自以为野战打败王笑更容易、也更获利。贪婪如鼠、胆小如鼠、鼠目寸光。世间竟有这样又贪又蠢的废物,还偏偏身居高位,实我大楚之耻!”

        柳岚山骂了半天,犹不能泄心中郁气,转而悲叹道:“此次北上,未见武将用一筹一策御敌,但知张口向内添官索饷。国事如此,我心实忧啊……”

        “公子,马大人来了。”

        “马时胜?让他进来。”

        柳岚山说着,想到马时胜也没有价值了,于是随口吩咐道:“就泡我的虎丘茶便可。”

        不多时,马时胜与柳岚山在帐中对坐。

        虽是战时,亦有文雅风尚。

        “虎丘茶气芳而味薄,菁英浮动,鼻端拂拂,如兰初拆。本官今日来,有口福了。”马时胜抿了口茶,赞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这只一杯茶,马时胜也感觉得出来,柳岚山已不再重视自己了。

        一个无权无势的太子太傅,官再高有何用?

        柳岚山心情不好,淡淡道:“马大人今天来有何事?”

        “本官渴望早点见到陛下,日夜期盼,如旱盼甘霖,不知可否先回南京?”

        “呵,我还以为马大人是来献策御敌的。”柳岚山冷笑道。

        他眼神更不悦,强耐着性子道:“等我们大军得胜,击败了叛军,马大人再带着这喜讯见陛下,岂不美哉?”

        马时胜老脸一僵。

        说实话,他是心里怕了。

        王笑以三千人击败宋行柏三万人的消息已经传过来,让人心中惊恐。

        虽然关明还有五万大军,但再打下去,万一德州的大军也调过来,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马时胜觉得吧……关明看起来就不会打仗,围了台儿庄好几天了都攻不下。这个柳岚山一天到晚只会高谈阔论,比关明都不如!

        “老夫年岁大了,这几日住在这军帐里感了风寒……咳咳……只怕是时日无多了,唯有最后这个心愿,盼着在临了前见陛下天颜……”

        马时胜说着说着,柳岚山忽然便冷了脸。

        “够了!”

        茶杯重重按在桌上,名贵的虎丘茶水溅了满案。柳岚山喝道:“见陛下是假,想到江南享福是真吧?!”

        马时胜吃了一惊,慌忙抬头,想不明白这世家公子一向温文而雅,这又是突然发什么疯?

        “我受够了你们这些人的嘴脸!”柳岚山继续怒叱道:“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吗?你这些年敛了不少钱财,打算趁着没几年活头了,早点到江南醉生梦死,之后战事如何也不关你事。呵,清歌漏舟之中,痛饮焚屋之下,何其愚蠢?”

        他闭上眼,摇了摇头,脸上泛起痛恨之色。

        “国难当头,外有虏寇虎视眈眈、内有外戚叛臣狼子野心。举朝人心,如狂如醉,偷安享乐,丧心病狂。文臣武将,贪生怕死,视钱财如命。呵,众人皆醉我独醒,我心中多少痛楚你可知道?竟还要到我面前来卖乖现丑?滚出去!”

        ……

        马时胜愕然地盯着柳岚山,心想你有病吧?

        当时不是你说的吗?“马大人与我才是一路人”,去你娘的吧。

        “装模作样的狗东西。”

        他也懒得再理柳岚山,要早点离开又不是别的没办法。

        一个时辰之后,马时胜便递了一张三千两的银票到关明面前。

        “还请伯爷通融则个……”

        关明笑着收了,答应会派了一队人护送马时胜去南京。

        等马时胜离开大帐,关明身边一名心腹冯弘方问道:“伯爷,这马时胜已经无用了,在朝廷又没势力,他现在想离开,必是觉得我们打不过王笑,何不杀了他?”

        寿昌帝登基后,江北四镇总兵都已封了伯爵之位,关明获封兴平伯。

        但他嫌伯爵之位太小,如今坐镇武昌的孟世威能封侯,凭什么他关明有拥立之功却只是伯爵?

        因此关明其实不喜‘伯爷’这个称呼,但也懒得管下属怎么称呼,他觉得自己反正马上就要晋升侯爵了。

        打败王笑就是个机会。

        “杀他做什么?马时胜当了那么多年河道总督,攒了不少家当。”关明道,“派人护送他到南京,再到苏州,等他把银子调出来,随便找个通敌的罪名安上去再杀。”

        “伯爷高明。”冯弘方由衷赞叹。

        “他觉得我们打不过王笑,腐儒一个。”关明又冷笑道,“柳岚山也是个蠢才,一天到晚叫着要打下台儿庄。好不好打不说,现在打下台儿庄对我有什么好处?就是因为我拖着台儿庄,王笑才只带了两千人过来支援,这是我的围点打援之计,他懂个屁。”

        “就是,若能击杀王笑,伯爷必定威镇寰宇,成为四镇之首,山东之地更是予取予求。”

        关明摆了摆手,又道:“不急,先看看王笑有没有后手再说,此子奸计百出,还得小心谨慎才是,宋行柏就死在了他手上。”

        “依小的看,宋行柏死了也好,他早就有了异心,想和伯爷平起平坐。”冯弘方道:“不过这也是个教训,对付王笑确实不宜冒进……但战事如果拖久了,行吗?”

        “打得越久,朝廷支的粮饷越多。”

        冯弘方又沉吟道:“倘若王笑真有后手,比如德州的兵来回来的话……”

        “到时撤回徐州便是。”关明无所谓道:“死些官兵又怎么样?回去了还可以再征召。只要我的精锐家丁不失,谁敢动我?这是我的底牌,底牌不打出去,我就输不了。”

        冯弘方一想,不由赞叹不已。

        “伯爷高明,怎么算我们都不吃亏。最好的情况便是击杀王笑;就算不能,只要退回徐州,我们还是能赚到朝廷的粮饷。行可攻、退可守,稳赚不赔的买卖!”

        ~~

        “轰”的一声。

        台儿庄城廓内,河道总署被炸塌下来。

        “快!把石料、木料扛去城墙,堵住水门……”

        随着一声声的呼喊,守城们一片火热朝天。

        裴民指挥着士卒们劳作,看着白天被拆得七七八八的水门被修复好,心中安心下来。

        他本来担心自己厂卫出身,不擅长战场指挥。但现在,他已守了台儿庄十七天。

        这一战也成了他和讲武堂学子、以其两千新军的历练场。

        台儿庄城廓虽小,因是运河要地,城墙却很高大坚固,运河也成了天然的护城河。

        小小的城廓,两千士卒刚好照应得过来,而南军的五万大军却没办法一拥而上。南军没有火炮,护城河又宽又深,弓箭也难以齐射。

        城内的粮草、物资也很充足。

        裴民这支兵马不用考虑太多别的,只要专心守城,还把各种守城战术都运用了一遍。

        可惜,最大的破绽就是水门。

        裴民就是从水门偷袭进来的,现在每天都得用石料堵住水门。

        南军攻城时,划船到水门前不停地挖,基本上付出十条人命的代价才能搬走一块石头。

        而这一战,是南军用人命跟台儿庄的石料消耗,等哪天台儿庄内的石料用尽,自然就陷落了。

        因此在关明眼里,柳岚山劝自己用家丁攻城的提议,又蠢又坏。

        ……

        “裴将军,我算了一下,城内的石料还能五天。”

        这天夜里,堵好水门之后,张光第捧着册子,一本正经地对裴民说道。

        “五天啊?”裴民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转头看向小镇,问道:“还有东西可以拆吗?”

        “能拆的学生都算进去了。”

        “那五天后怎么办呢?”裴民觉得自己在和小孩说话,语气有些柔和。

        张光第道:“水门失守,我们还可以巷战。把那几座桥拆了,我们把船只堵在城内河道上,叛军入城后,我们点火烧船,还可再撑一天。”

        “然后呢?”

        “然后我们缩到城内的小彭河以北,占着泰山行宫,据河而守,还可守三天。”

        裴民掐指一算,五天加一天加三天,再加上已经守了十七天……

        “哈哈,我们两千人对敌五万余人,守了三十多天!足可让世人知道我们的威风了吧?敢犯境者必诛!”

        “是二十六天。”张光第一本正经。

        “本将知道,本将是觉得……也许能多守几天呢。”

        等张光第转身离开,裴民背过身看着月亮,脸上的仗义凛然登时就垮了下来。

        “好后悔啊,援兵还不来,怎么办啊?早知道不该听这些小鬼头的了……”

        他苦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等再次回过头看着月光下一个个忙碌的小小的身影,又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不少。

        “不该听些这小鬼头的,不该让他们跟来的啊……”

        ~~

        张光第一本正经地捧着册子转过街角,黑漆漆的小巷里没有别人。

        他忽然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出来。

        “呜呜……”

        他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只是觉得怕,觉得自己不该逞能。

        但哭着哭着他又想到,如果从来一次,自己依然还是会选择提议收复台儿庄……可是不该让花将军答应同窗们一起过来啊……呜呜……

        这天晚上,张光第迷迷糊糊睡着后,梦到虎头在自己头上一拍。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济南好无聊啊。”

        “虎头!”

        “叫我‘王颙’啊,虎头你个头。”

        “虎头,以后我不能跟你蹴鞠,不能跟你在学堂里说悄悄话了。还有……你那么怕死,以后别呆在讲武堂了……对了,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国公,我的提议是不是错了?”

        “第一名就这样啊?”

        ……

        次日醒来,张光第小心翼翼地避开别人,怕被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眶。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守城的第二十一天,石料渐渐告罄。

        张光第看着水门,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接着又仰起头望着天。

        “爹,你在上面吗……”

        “喂,张光第,你快上来!”

        有声音从高处传来。

        张光第转头看去,见裴民正在高高的城楼上冲自己招手……

        “见过将军。”

        “你快看,叛军退了!我们击退了叛军……”

        张光第目光看去,只见远处关明的大旗已绕过台儿庄,一路向南,而后面是密密麻麻的兵马向南涌动……

        “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张光第迅速转身向城北跑去,登上城北一望,只见一杆大旗迅速向这边而来。

        “是国公,国公亲自来救……”

        “轰!”炮火声打断了台儿庄守军的呼喊。

        张光第如一只勤劳的蜜蜂般又跑向城南。

        他气喘吁吁地支着膝盖看去,只见运河上猛的又是一声爆炸。

        “轰!”

        惊浪炸开,还在渡河的船只化为碎片,数不清有多少南军坠入河中……

        “那是什么?”裴民惊呼道。

        “是鱼雷!”有讲武堂的学子喊道:“是我们的援军啊……”

        张光第不停喘着粗气,他刚才在城北看到王笑的兵马好像不多。因此有个想法也不确定。

        “李平,你在哪?李平,你快看看,是国公的兵马来了吗?”

        名叫李平的讲武堂学子正在东城的城墙往外看,闻声大喊道:“是国公啊!”

        “轰!”城下又一声爆炸。

        鱼雷并不多,连着炸了几声之后就没再响起。

        但南军的惊呼、惨叫声已湮没上来,铺天盖地。

        张光第捂着耳朵大喊:“你看,国公是不是只有两千人?他好像要冲阵……他是要冲五万人的阵吗?”

        李平没有回答,像是愣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他仿佛确定了什么。

        “快,国公旗令,出城击敌啊!裴将军……”

        “拆水门!快,把水门的石料搬开……”

        张光第喊着喊着,忽然也是愣住。

        他看到城外,两千兵马击在南军大阵的后方,只有薄薄的一层,却如铜墙铁壁一般向前推去,把那看上去庞然大物的南方不停向前推着。

        一个个南军士卒如下饺子一般掉落运河之中。

        密密麻麻!密密麻麻!

        近处,不用山东兵动手,南军的士卒为了抢占浮桥,惊慌地推搡着,把一个个同袍推落水中。

        “桥要塌啦!”

        惊恐的呼喝声直上云宵,台儿庄城内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巫见大巫……小巫见大巫……”张光第喃喃道。

        ~~

        柳岚山目眦尽裂!

        他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今早他才起来,还在沐浴,忽然关明就下令撤军了。

        柳岚山这辈子还没这么狼狈过,乘着马车跟着关明的中军才过浮桥,回头看去便见到那可怕的一幕。

        “五万人……两千人,站着不动让他们杀都能累死他们啊……为什么……”

        “为什么?!”柳岚山嘶吼道:“关明在哪,我要见他!”

        没人理他,只有不远处冯弘山在惊慌地指挥着家丁过河。

        “让中军先过!敢阻拦中军过河者杀无赦!”

        随着这声呼喝,还没来得及过河的三千家丁猛然抽出刀斩在惊慌冲阵的普通官兵身上。

        运河瞬间就成了炼狱,红色的河水冲刷着堵住河道的尸骨……

        柳岚山愤怒地冲上前,一把拎起冯弘山的衣领。

        “你在做什么?!”

        他声音完全嘶哑,又吼道:“触乃笃酿!下令稳住阵线,反攻叛军啊混蛋!”

        “徐州危急……徐州危急!”

        冯弘山像是完全没听到柳岚山的呼喊,一把推开这狗屁文弱书生,大喊道:“所有中军尽快行军,别理那些杂兵了。徐州!徐州!”

        “徐州?会打仗吗?前面还有黄……”

        “啪!”

        柳岚山还想再冲上去,冯弘山竟是一巴掌就拍在他脸上。

        徐州懂吗你个愚蠢的文官?!老子的家眷儿女、十几个别院、二十多房绝美小妾、万顷良田、数百万两的银子以及数不清的财宝古玩都在徐州!还打你娘的仗……

        ~~~

        (5700字大章,求月票求订阅,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