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谈论报酬

作者:沉梦仙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叮叮叮——叮叮叮——”

    明明放在眼前的东西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但是此时出现在风殇等人面前的女子,正用着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在修理它,口中还说着一些不雅的话。

    “制造处制造的都是什么鬼玩意,这才用了不到七天啊,怎么又坏了……”

    她说着这种抱怨的话,脸上却不见多少抱怨的表情,反倒是很专心的在寻找她正在修理的那玩意儿的问题。

    虽然她的确是用着一把锤子在上面敲敲打打,一点也不像专业人士的样子,但是她的表情,却不由让人有一种让人相信她的力量。

    此时,在她附近工作的人基本都停下工作了,只有帮她打下手的三个人不敢停手,时不时听到那女子的命令后,给她对应的工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走了过来。

    “哟,你们怎么来这地方了,不是说打死也不来了吗?怎么,现在是……”

    男子很轻松地和徐廉三人开着玩笑,三人却没有反驳回去,反而有点尴尬。

    很明显,这是以前发生过什么事,现在的场面让徐廉三人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风殇和月璃也感觉出来了,所以也用一种异样的表情看着徐廉三人,让他们三个更加尴尬了。

    “诶?这两位也来了啊?”

    男子突然发现了风殇和月璃,有些惊讶,也第一时间明白徐廉他们为什么来这里了。

    这让男子更加惊讶了,毕竟之前那件事可是给他们的大城主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虽然现在影响不是很大了,但没什么特殊情况,他们这大城主还是不怎么想来他们这里的。

    “怎么,你们已经认识了?”

    徐廉见那男子一股和熟人打招呼的语气,怀疑他们已经认识了。

    但是在他的认知中,这是不应该的。因为这里一群人基本都是在自己岗位一待就是好几年,和非他所在岗位不是直接有联系的基本上都没什么交集。

    武器部门和材质研发部门虽有联系,但是单纯的两个研发室基本上是不会有交集的。

    “能不认识吗?这两位可是干了我们很多人都不想干的事,还顺带解决了很多部门的难题,在这里可是名人了。”

    男子说的很自豪,似乎风殇和月璃是他带出来的人似的。

    “呵,你还有脸说……”

    张谦先是嘲讽了一句,然后和风月二人介绍这男子。

    “武器研发部门主任,程大器,是个炼器师。”

    张谦故意在“炼器师”的身份上加重了语气,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那些有能力但是不想去制造高强度材料的人之一。

    “诶……你有不是不知道我的底,我这人制造新玩意儿还行,但让我做那种非常枯燥的工作,那是真做不来……”

    程大器开始辩解,但是月璃给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炼器师和武器研发差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一些枯燥的工作,至于制造新玩意儿……虽然的确轰动,但是所占时间那是真的少。

    也就是说,这理由可以说完全是强行找出来的。

    “哐当——”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巨大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产生。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呢,就听到“噼里啪啦”一阵不大的爆炸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喷气声。

    等风殇他们此时看向声音产生的方向时,除了那女子手下的玩意儿多了一道明显的灼烧痕迹以外,就和他们之前看到的没什么区别了。

    “没事没事……一点点小意外而已……”

    程大器说的很轻松,但徐廉的脸色马上变得不是很好。

    “我还是不太想来这地方……”

    徐廉小声嘀咕了一下,同时心脏部位稍微有点发疼。

    风殇和月璃也不是什么无知的人,也见过材料研发部门的人处理意外时的反应,就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不是什么小事。

    但是,对于在这个区域的这些人来说,那种程度的意外,真的只是小事件。

    对于他们来说,一来这种程度的事件挺容易发生的,二来嘛……他们完全可以在外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完美解决问题,解决完之后还可以像个没事人似的。

    “那个……我们还是出去外面说吧……”

    徐廉提出了建议,一是他有心理阴影,二是随着意外的解决,房间里有一股怪味,也不知是什么化学药剂反应后的味道,没防护用品,还真不好待在里面。

    于是,一行人转到了这个房间附近的一个写着“主任室”的小房间,也就是程大器办公的地方。

    里面但摆设很简单,一桌一柜一椅一床。但整体的观感并不好,除了床比较整洁以外,其他地方都摆满了各种文件。

    特别是桌子上,本来除了仪器就没有多少空间,结果那上面还是歪歪扭扭一堆文件。唯一的比较显眼的空间是一个杯子占据的空间,里面装着不褐色的浓稠液体。

    柜子大的观感相对较好,当然,这是因为柜门一关,最起码不会太难看。但是,通过柜门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各种文件摆放并不整齐,而是歪歪扭扭。

    总之,这个房间给人的感觉就一个字——乱。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武器研发部门主任的办公室。做着这么一个需要条理的工作,却有着这么一个看起来完全没有条理的办公室,实在是很违和。

    “好了,说正事吧……徐廉,你带他们两个来……是为了我这里的武器吧?”

    进入办公室后,程大器就坐到了办公室旁的椅子上,然后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的样子。很明显,这个流程他已经很熟悉了。

    听到程大器问话,徐廉点了点头。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程大器的语气突然变得不是那么和善了,风殇和月璃觉得正常。

    毕竟,武器对于一个势力来说可是很重要的,把自己势力的武器给了外人,那是很容易泄露制造技术的。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和二人想的不一样。

    “你要是让我炼制几件灵器还行,送武器不是坑人吗?其他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那些玩意儿的底细吗?把那些玩意儿当报酬,你是不是傻了……”

    程大器的嘴此时此刻就像决堤的水库一样,那是滔滔不绝。

    他的意思很明确:这些武器大概是中看不中用,把这些东西当做报酬,还不如给点实际的灵石什么的。

    虽然说意思很明确了,但风月二人此刻很疑惑。

    作为御灵期巅峰的存在,是可以感受到那些武器里面蕴含的能量的。那些能量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也说明那些武器绝对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存在。

    再说,之前还见到有关机甲的实验,要是中看不中用,谁还费劲在这上面下功夫呢?

    看到二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程大器看了徐廉三人一眼,问了一句:

    “你们,没跟他们说实情吗?”

    三人一时间尴尬在原地,他们准备说来着,不过是想得在谈好之后再说。结果,计划没赶上变化。

    “怎么了,那些武器是有什么问题吗?”

    月璃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说有问题吧……也不是啥问题……但说没问题吧……还真的是有点问题的……”

    徐廉话说了一半,程大器就插话了。

    “问题很简单,就是我们现存的武器基本都只是用于震慑,而不是用于战斗。说白了,就是用来吓唬人的,实际上他们有着很大的问题。”

    程大器的话风殇和月璃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这是说因为一些原因,那些武器目前都只能说是摆设。

    但是,月璃是有些不信的。毕竟,做一堆摆设出来威慑那是根本不靠谱的,骗一次两次还可以,总不能一直用吧?

    再说,完全不能用于战斗的话……那怎么可能有威慑力呢?

    所以,月璃打探了一下情况。

    “前面大厅里那些大号手办也只是摆设吗?”

    问完之后,月璃就看他们的反应,结果他们和月璃想得不一样,既没有表示肯定,也没有表示否定。

    “呃……这个问题吧……比较复杂。那些大型机甲是可以动的,但也仅仅是能动而已……其他该拥有的功能……那基本是不能使用的……所以也就动一动吓唬人而已。

    至于其他武器,面临的问题都差不多。”

    随后,风殇和月璃就从程大器口中了解了机巧城目前最大的危机之一,那就是这些武器。

    问题很简单,这些武器基本是能用的,威力也不俗,但是与它应该发挥的实力相比,那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要么是没找到合适的能源替代方法,永续型武器变为了一次性武器。要么就是结构过于精密,很多该有的功能目前因为造不出足够强度的零部件,无法发挥它应有的功能。

    “徐城主,你这不是坑人吗?虽然我们也不缺武器吧,但是你这不是坑人吗?”

    明白了原因之后,月璃质问徐廉,让徐廉老脸一红。但他也很绝望啊,要是一般人,报酬都好谈,但是这两位偏偏是什么也不缺的那种。

    “所以,这不是带你们来这里看看一些武器的设计理念,然后改良一下你们现有的武器嘛……”

    徐廉小声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说完,程大器、张谦、郝岩、月璃同时有些惊讶地看向了徐廉。

    “徐城主,你这是要白嫖啊!”

    “徐大城主,你这是白嫖啊!”

    “老徐啊,你这是白嫖啊!”

    “老徐啊,你怎么能白嫖呢?”

    四人几乎是同一时刻说出了这些话,而且可能是意见太一致了,“白嫖”这两字四人的声音直接重合,让徐廉听得清清楚楚。

    只有风殇,因为不太懂他们的话,给徐廉留下来一点点脸面。

    “这个……不是没其他办法了嘛,你们要是穷一点……我不就用不着……”

    徐廉话说了一半,程大器又插话了。

    “闭嘴吧你,既然都这个局面了,我不帮忙也说不过去了……这样吧,我好歹也是武器研发部门的主任,你们把武器给我看看,我或许可以给你们提供一点新的设计思路。”

    风殇和月璃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月璃拿出了她的那把链剑。在月璃的不断改良下,现在是巅峰级别的六品灵器了。

    面对这么一把灵器,四人都脸色一动。

    “这……是你根据那设计图炼制的?我看过,虽然说结构原理很简单,但是实际要达到那种程度,对炼器师来说可是很难的。”

    这把明显不是天玄界土著人可以制造出来的玩意,一下子让程大器更加佩服月璃了。

    “有什么难的吗,你要是肯下苦功夫,那也能炼制出来。当初我炼制这玩意儿,可是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也才做出了三十节的成品。”

    月璃可是清清楚楚记得那武器的设计思路,这是一把理论上多少节都可以的武器。当然,在总长度固定的情况下节数越多,制造起来就越麻烦。

    月璃这个三十节的,还是最简单的那种。有着链剑最基础的功能,但是要玩出花来,那还差很多。

    “呃……这个我也看过,对此还是有点设计思路的……它的问题主要在于每一节的连接方式上……”

    程大器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虽然是转移了话题,但程大器不愧是武器研发部门主任,说的话不仅有条有理,还真的是足够好的设计思路。

    但是……同为炼器师,月璃也有了差不多的思路。所以,对于月璃来说,这就全是废话了。

    “嗯,说的很对。”

    “不错。”

    “我也是这么想的。”

    月璃很明显地应付着,最终让程大器不得不停下来了。

    “那,风殇,能看看你的武器吗?”

    程大器再次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风殇则是拿出了碎铁。

    碎铁被拿出来之后,徐廉四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这拳套看起来很普通,能量波动也不强。

    “拳套?”

    程大器有些意外,他觉得一个炼器师不应该是用拳套战斗的,这画风太不搭了。但他还是接过来看了看。

    然后……腰差点给闪了。

    “怎么这么沉?”

    徐廉立马明白,这拳套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了。便也没怎么看,直接还给了风殇。

    “风殇,能不能演示一下它的用法?”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