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拉哈伯

作者:怜之使徒 | 章节目录列表 | 收藏到桌面 | 加入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就算是芙丽丝这样,追随着情欲君王,对其他君王麾下恶魔了解甚少的存在,也听说过拉哈伯的大名。

        拉哈伯,现任傲慢君王麾下的第一祭司,常年居住在傲慢神殿中,为其他恶魔解答各种疑惑,但他还有另外一个让恶魔更为熟知的身份,那便是上一任的傲慢君王。

        每一任地狱君王,似乎都没有好的结局,不是被新生代的强大恶魔击败,夺去君王的身份,彻底被其他恶魔遗忘,就是被更加强大的敌人杀死,更别提君王之间仍有战争,死在其他君王手中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强大如别西卜,执掌着一切疫病,勾结地表世界的异教徒,准备用疫病毁灭地上的一切,却也死在了一名英雄的手中。到了现在,如果不是敌人正好有使用疫病之力的存在,芙丽丝甚至记不清他的名字。

        疯狂如麦西珈,却也被现任傲慢君王囚禁,困在背信之门,当做献给野兽的祭品。

        在众多地狱君王中,唯有懒惰君王和拉哈伯,算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在芙丽丝的记忆中,懒惰君王是一头终年沉睡的巨型三头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沉眠,就连它的追随者,一年中也看不到几次它苏醒的时刻,只要靠近懒惰神殿,便能听到如雷一般的鼾声传出。

        懒惰君王少数苏醒的时间里,也都在享用训犬师们为它收集而来的各种食物,之后便再度陷入深深的沉睡当中。

        在崇尚战斗与杀戮的地狱中,懒惰君王与其他君王显得格格不入。或许也正因如此,懒惰君王的职位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自始至终都是由这头喜爱沉眠的三头犬担任,无数年皆是如此。

        懒惰君王是唯一一个,从第一任开始,人选没有发生过变化的君王。至于其他地狱君王,在无数年中,不知发生了多少变化,人选不断更替,直到这近百年来,这才趋于稳定,许久不曾发生变化。

        但芙丽丝知道,不久之后,便会有一件大事发生。

        从大恶魔阿格兰口中,这名魅魔了解到,现任傲慢君王,似乎正从众多恶魔中,挑选合适的贪婪君王候选人,也不知打算做些什么。

        身为魅魔的芙丽丝,对此感到十分好奇,想要从阿格兰口中了解更多。

        作为一名魅魔,芙丽丝自然有着其获取情报的渠道,对她而言,她的身体便是最好的武器。

        可惜的是,当时的芙丽丝,身体正受到疫病之力的侵蚀,皮肤溃烂,没有用来诱惑阿格兰的筹码,反倒是她在暴怒时的模样,将阿格兰吓跑,自然没办法了解更多。

        只不过,芙丽丝在稍加思索后,很快便得到了答案,那便是傲慢君王,正准备指染另一个君王之位,所谓的君王候选人,便是为此而准备的。

        所有被赶下君王之位的恶魔,下场都不会好到哪去,通常都会以死亡收场,就算在君王之争中活下来,也会被新上任的君王,用作立威的对象。

        在芙丽丝的记忆中,她所追随的现任情欲君王切茜娅,几百年前上任时,可是将前一任情欲君王抽筋扒皮,生生阉割,让其受尽折磨才死去,这也是君王之争中的常态。

        在一众下场凄惨的前任地狱君王中,拉哈伯却显得十分特别。

        不同于人选更换过数十次的愤怒君王,傲慢君王自始至终都只有两位。在路西法堕落之前,傲慢君王便是由拉哈伯担任。

        按照典籍记载,无数年前,面对从天上堕落而下的路西法,傲慢君王拉哈伯与其达成协议,放弃了君王的身份,转而成为他麾下的第一祭司。

        放弃了君王身份的拉哈伯,转而专心研究起神秘学,从震撼人心的魔法,到奇谲瑰丽的妖术,都在他的研究范围中。

        为了更好地研究这一切,他曾数次改变身份,深入地表人类世界,以及地下妖术世界。许多典籍当中,至今都流传着他改变身份后,对于法术和妖术做出的种种改良。

        直到现在,每年都有不少大恶魔前往傲慢神殿,向拉哈伯求证典籍上记载的一切。身为魅魔的芙丽丝,可没有资格去往傲慢神殿,更没有资格与其见上一面。

        在芙丽丝的印象里,整个地狱中,论起神秘学,拉哈伯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没有任何恶魔,可以在这一方面超过他,从他所拥有的知识中,甚至可以看出整个法术及妖术的发展轨迹。

        然而,从大恶魔阿格兰的话语中,芙丽丝惊讶的发现,竟然有人在神秘学上的造诣,能够超过拉哈伯,这怎能不令她感到惊讶?

        “拉哈伯大人还说了什么吗?”发现了这一点后,芙丽丝追问道。

        大恶魔阿格兰挠了挠头,似乎不想多说。

        发现了这一点后,芙丽丝主动揽住他的手臂,替他接过手中的巨镰,将柔软的身体靠近他。

        望着芙丽丝消去疫病之力后,恢复过来的容貌,阿格兰这才说道:“疫病之力尽数消失时,我正好在拉哈伯大人的身边,因而从他的口中,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

        “据他所说,令疫病消失的那个生物,身负的神秘学知识十分古老,根本不像是这个时代的知识。”阿格兰一边回忆着,一边向芙丽丝说道。

        “古老?拉哈伯大人,是说他的知识有独特之处吗?像是从某些强大妖术师那里流传下来的?”芙丽丝眨了眨眼,问道。

        “你的疑惑和我之前想的一样。”阿格兰望了她一眼,叹道,“但根据拉哈伯所说,神秘学这种东西,并非越古老越好。无数年来,这么多妖术师都在研究神秘学,早已令其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现在任何一名妖术师学徒,放在几百年前,都可以算作正式妖术师,这便是知识上的差距。”

        “拉哈伯大人说了这些后,无论我怎么问,他都不再多说一句。这便是我所知道的一切。”阿格兰缓缓回答。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